首页 » 综合 » 正文 »

后二杀跨·​江南技艺 | 从千年徽墨看江南手艺人的“忧与乐”

来源:互联网      2020-01-10 17:30:06 热度4517

后二杀跨·​江南技艺 | 从千年徽墨看江南手艺人的“忧与乐”

后二杀跨,10月15日,安徽歙县落了一场雨,连着徽州古城都静了几分,沿城外围往东边走,有一条僻静的巷子,循巷子前行,缓坡处有倚山而建的一个院落,院落四周房舍高低错落,巷子和院落间墨香四溢,这是老胡开文墨厂的所在地。 一揉一打一敲,因袭上百年来的传统纯手工技艺,把这座小院子隔离在时间之外,而呼唤传统文化的回归,让这里成为了“网红打卡胜地”,在迎来新春天的同时,这门老手艺也面临着后继无人的尴尬......

好墨忠于古法

“胡开文”这块金字招牌演绎了两百多年,制作工艺较为复杂,包括了炼烟、制墨、雕模、晾墨、打磨、描金等十二道工序。

墨锭生产的每一个环节,除了炼烟技术经过革新,已经从传统的手工点烟改为机器炼烟,其他每一个环节还是因袭上百年来的传统,采用纯手工技艺。

墨模的制作是徽墨发展的重要环节,墨厂保留着明清以来历代名家创作雕刻的7800多副珍贵墨模;压磨时,师傅会猛然坐到长木条一端,利用杠杆原理,将一两以下的墨压制进模具;晾墨时,将从脱模取出的墨锭平放在木板上置于晾墨间,自然晾干,南方湿气重,墨锭晾干通常需要半年以上。一块墨经过点烟、和料、压磨、晾干等步骤,还要着色、描金,才算完成。

“落纸如漆,万载存真”。胡开文墨厂厂长、徽墨制作技艺传承人程国胜生长于制墨世家,摒弃机械式量化生产,他坚信,胡开文墨的灵魂在于制作工艺,要忠于古法。他解释称,烟、动物胶、中草药都是天然产品,每一批次,甚至同一批次,存放的时间不同,都会有差异。所以,制墨很难机械化,虽然引入了很多现代设备,用电炉加热,用除湿机控制环境等等,但主体还靠人工。没有有经验的工人,墨的品质就没有保证。

老手艺有新生机

传统的并不意味着衰败和没落,随着中国国学在世界范围内影响扩大,除了书法爱好者需要外,徽墨还挖掘出了更多文化内涵。 程国胜表示,从市场角度来看,安徽的“文房四宝”具有很大的发展潜力。“我们不存在销路问题,以前就大量出口日本。现在大家的生活水平提高了,国内练习书法的人也多了,国内市场也更红火了,”尤其是近几年,教育部门开始重视书法课程,社会呼吁传统文化的回归,让这里成了“网红打卡地”,很多外国朋友登门探寻,了解徽墨文化,这都为徽墨打开了更大的销售空间。 “文化+旅游”的联姻更让这家百年墨厂焕发出了新生机,把徽墨的文化元素融入民宿,在墨衍民宿里,每周五定期有制墨的课程,旅友们足不出户感受千年徽墨幽香。“长三角一体化也促进了旅游的发展,现在的胡开文墨厂,平均每五年销售额就会递增百分之三十。”

“接班人”危机

推开车间的门,袭击感官的,除了奇异的墨块气味和夸张的肢体动作,是很浓重的“年代感”,一溜师傅平均年纪在45岁以上。 好些人是1979年招工那一批进来的,二十岁的青涩毛头小伙,一揉一打一敲,就悠悠晃进了花甲。 年轻,在墨厂成了一个意味深长的词,新一代生命拒绝汇入其中,而年长的痕迹继续在墨块里延续,无可奈何地与急躁的时代负隅顽抗。

在胡开文墨厂,一线工人的工资比管理人员高不少。平均工资四千多,多的每月能拿到五六千元,一天七个小时,一周双休,有保险。待遇在当地不算低,学成的新人,时常单飞。 为了培养制墨传承人,胡开文墨厂还曾尝试和当地的行知中学合办过“非遗班”,给学生教授雕砚台和做墨技艺,模式为“两年文化+一年实践”。有兴趣的孩子来培训,但学完留下的没有,有一些还走上淘宝了。对那些年轻人而言,日日刻模具、抡铁锤实在太辛苦、太无聊了,程国胜对此很无奈,“这是个熟能生巧的行业,很依赖经验,没有技师,一天也干不下去。”

江南技艺出路何在?

市场上焕发新生、又面临着后继无人的困境,徽墨的“忧与乐”也是大部分江南技艺的缩影。 自唐宋以来,江南既是富庶之地,也是文化高地。江南手工艺精雕细琢,苏州玉雕、扬州漆器、南京云锦、惠山泥人、宜兴紫砂等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层出不穷。 交汇点记者统计发现,江浙沪皖三省一市的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就有346项,超过全国的四分之一。 江南大学教授、江南文化研究中心主任庄若江认为,要解决后继无人的问题,关键还是要解决市场需求和价值考量的问题,“有需求,获利多,介入的年轻人自然就多了,宜兴的紫砂便是很好的典范。” 物竞天择,适者生存,对非遗来说,依赖国家的扶持,不是长久之计,从根本上,还要积极转型适应社会发展,在时代里重新寻找新定位。一方面,在传统工艺上,要做出适合当今社会发展的完善,比如惠山泥人,易碎易褪色,不易保存,就可以从制作原料和工艺上加以改进。另一方面,可以尝试融合发展,跨界相生是共赢之道。 庄教授还为上海“世界手工艺博物馆”的“走出去”点赞,她说,非遗要面向世界、面向百姓,非遗保护才能走上坦途,“‘酒香不怕巷子深’的观念早就不适用了。” 交汇点记者 周娴 张琦

推荐阅读: